图片源自搜狐网

“中国”它最早是一个政治概念,逐步也成为一个文化概念、族群的概念、地理的概念。地理的概念相当于“中原”,明清时期,从大的方面讲,“中国”就是指王朝统治的地方,但清朝往往把周边也看成是中国的,所以这个概念并不是严格的。真正成为一个比较纯粹的政治概念应该是1912年“中华民国”成立后,开始简称“中华”、“中国”,后来逐步统一以“中国”作为简称,这时候才成为一个完整的政治概念。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延续了这一名称。

以国家的名义祭祀某一个或几个民族的祖先,并称之为各民族共同的祖先,是很不妥当的。既然《宪法》规定中国各个民族是平等的,汉族可以认炎黄为本民族的祖先,却不能强制其他民族也承认,要不然你为什么不去祭祀松赞干布、成吉思汗呢?各个民族认谁为祖先,或举行祭祀都可以,但是不应该以国家的名义。这样做会伤害少数民族的感情,实际效果根本没有的。

美国从来不讲一个老祖宗,大家共同的美国梦,追求自由幸福在一起,美国也不分那么多的民族,所有亚洲来的称亚裔,说西班牙语的称西裔,非洲人就是非裔,大家都是美国人。我们非要搞这些东西,不利于民族之间的融合,完全是开历史的倒车。不符合世界潮流,而且是自欺欺人,除了年复一年的空话以外,我没有看到究竟产生了什么积极的效果。如果有,不妨举几个具体的例子看看,可惜至今没有见过。

我的看法是这样,作为一般民众有他的选择权,外界是不应该去干涉的。中西方有些人有种很自我的心态,他希望少数民族永远保持着一个活的博物馆供他们去观赏,供他们去研究。外国人跟我讲,他到了拉萨很伤感,全是汽车看不到牦牛。我说我到你们国家去,你们的马车在哪里?你们为什么可以开汽车,藏族人为什么不可以开汽车?藏族人以前骑马,你问问他们骑马舒服还是骑摩托车舒服?为什么澳洲牧民开着直升机放牧,我们的藏人就不可以?这些都很狭隘的。

另一方面,从专家学者、国家层面上讲,为了保存历史的记忆,我们要选择一部分把它保存下来,不能保存的我们要赶快记录下来。但是不等于说因为要这样就要人家不现代化,除非他完全自愿。我80年代到西藏去,西藏原来是没有方便面,没有“方便面”这个词的,刚开始买的是康师傅方便面,藏民就称方便面为“康师傅”。无论是汉族还是少数民族的语言中都有不少外来语,有的就采用音译,不采用外来语言怎么行呢?中国汉语词汇里面多少语言是外来语?上海话里面很多都是外来语,实际是英文,这个挡不住的。反对的人看到外国人用汉语很高兴,觉得中国文化影响真大,那为什么人家不能影响你呢?所以我刚才讲一个民族它要接受什么文化要怎么样,一个地方要讲什么话这是谁都阻挡不住的。如果藏族坚持自己的民族文化,不用任何新词汇,那怎么跟你对话?比如说我坚持讲上海话,上海话很多词是原来没有的,你为什么能够接受英文就不能接受普通话呢?全世界任何语言都会受到外来影响,都是不断演变的,文化也是如此。这是民生民众自愿的选择,需要跟我们今天专家学者以及国家层面上把它分开。

统一有它的范围,统一无限放大的话,那么这个统一只能是专制极权,注定要失败,而且是以牺牲个人、族群、地方正当的利益为代价的。改革开放第一是要使一种契约的方式明确权利分配,哪些是地方的,哪些是中央的,哪些是集体,哪些是个人的,同时要有真正意义上的群体之间、民族之间的平等。到现在我们还认为对少数民族应给点好处、照顾照顾,这并不是真正平等的观念。要强制人家承认是炎黄子孙,甚至研究出来什么藏人是大禹的后代,不是这么简单的,从来没有站在人家的立场上看一看。对蔡文姬歌颂她,内蒙古的人恨死,什么话啊,她把丈夫孩子都扔掉,还说是民族友好,这干什么啊?我们没有设身处地站在人家的角度想一想。

(详见: http://cul.sohu.com/20140707/n401909015.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