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必须不断重申要反对大汉民族。我觉得大汉民族意识就是对少数民族的历史、语言、宗教没什么了解,不感兴趣也不关心,并且认为他应该和我相同,和我不同的地方就是缺点、是低劣的。”近期,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马戎在北京大学法学院人大与议会研究中心主办的公民宪政讲坛第23期上做了题为“转型时期的族群关系”的演讲。以下,是马戎教授在演讲中表达的一些基本观点:

目前,在整个民族理论的研究上存在两个完全相反的观点。我的观点是强化中华民族同时要考虑到各少数民族的文化权、发展权、宗教自由权等,并予以尊重。我认为,如果真正实现完全的公民权,应该是可以被涵盖的。在美国包括印第安人、黑人,过去是奴隶后来被隔离,他们要求的权利不是独立、暴力、特权,是平等公民权。按照这个思路,少数民族的所有合理的诉求,公民权就可以满足,不需要特殊的政治权利。

我必须不断重申要反对大汉民族。我觉得大汉民族意识就是对少数民族的历史、语言、宗教没什么了解,不感兴趣也不关心,并且认为他应该和我相同,和我不同的地方就是缺点、是低劣的。有时,我们谈到中华民族传统就是孔子、老子,少数民族的东西基本不予考虑。我认为这种漠视本身就是大汉民族意识。

所谓“民族问题政治化”,把主要由社会、经济发展层面的原因导致的各种问题定义为政治问题,如简单的把当地干部群众的正常权益诉求、民事纠纷、治安问题变为政治问题;一些原本应当是人们自觉自愿、由社会主导的事务,也会以政治任务来代替。

应当积极关注少数民族最关心的各项切身利益问题,由易入难,由表及里进行解决,比如援疆项目要增加两条,第一条,项目对解决当地老百姓就业发挥了多大作用,第二条,项目实施之后对当地民众的收入提高有什么作用。没有这两条,GDP上去了差距却更大。

马戎教授在演讲中也列出了一些需要解决的重点问题:1、西部地区的环境生态保护问题。2、实事求是地推动学校双语教育的问题。3、高考中少数民族考生优惠政策问题,给当地考生加考一个当地民族的语言,而不要加分,这才是达到真正的平等。很多享受少数民族政策的不是基层百姓,而是少数民族的干部。4、民族聚居区的老城区改进问题。5、少数民族青年、大学生的就业问题。6、流动人口管理和服务问题。7、少数民族传统文化的保护和传承问题。8、中央和沿海与西部对口支援项目的社会收益问题。9、西部一些地区的民众“脱贫”问题。10、西部地区自然资源的开发与利益分配问题。

(详见: http://www.muslem.net.cn/bbs/article-1149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