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于新疆西南部的维吾尔族聚居区喀什老城,已有2100多年的历史。现存的历史街区,基本为17世纪前的形态,不少建筑的修筑年代已逾400年。数十条迷宫式街巷纵横交错,古建筑鳞次栉比,建筑构成灵活多变,街巷布局曲径通幽,以艾提尕清真寺为中心向外放射式延伸,婉蜒而行,过街楼,楼顶楼,层层叠叠,密而有序。中国学者评价它是中国仅存的古西域文化特色老城,联合国专家评价它是“丝绸之路”上遗存的最为重要的老城。喀什老城在近代探险史上也有重要意义,几乎所有的西域探险家都留下了深深的喀什情结。由于其独特的文化价值,中国政府早在1986年就将喀什公布为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按照法律规定和政策要求,喀什老城必须得到很好保护。

保护喀什老城,与保护北京老城、拉萨老城等有共同的困难,需要解决相似的问题,比如,房地产无序开发,旅游过度开发,原住民过多外迁,生活基础设施缺乏,文化遗产保护意识淡漠,以及官员的失职与渎职等。由于地处边陲及其它原因,关于喀什老城保护困难和问题的信息很难及时得到传播,对保护工作的监督和批评也极为缺乏,喀什老城面临的危险更为严重。为此,CHP联合当地居民、媒体及相关专家,为吁请各有关方面帮助保护喀什老城作出了不懈的努力。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喀什老城问题,CHP邀集各方专家为当地的保护与发展提出了许多意见、建议。

关于保护与发展的愿景:喀什老城是中国极少数几个最具世界水准的城市文化遗产地之一,也是古丝绸之路沿线诸多历史名城中的明珠,具有极大的旅游开发潜力,需要悉心呵护、全面谋划、提升品质。当地居民人口密度和建筑密度过大,防灾和卫生条件低下,城市基础设施严重缺乏,需要明显改善。经济特区逐步发展,许多有较高技能和较高收入的外地人陆续移居喀什地区,可能对原居民生活产生冲击和压力,需要为原居民提供适当的生计,以保持较好的生活质量。民居、公共建筑、空间布局、传统生活方式、手工技艺、宗教、语言等传统文化要素越纯厚,喀什老城的资源优势越凸显;同时,喀什老城需要维持其城市功能,保护居民生活权益,培育承载游客的能力。在一定程度上,喀什老城可以成为没有围墙的“社区博物馆”:通过标识、照明、街头桌椅、WIFI热点和其它解说技术,引导游客穿梭于历史老街区,并在兴趣点(销售传统产品的店铺、传统工艺作坊、餐馆、书店、清真寺、特色民居等)停留;沿途建有小型专题博物馆和游客讲解中心,导游和讲解员也应来自原居民。

关于其他国家的成功案例:喀什老城在全世界是独一无二的,然而,同质文化且同为生土建筑区域的其他国家城市老城区的保护与发展成功案例,对当地政府决策可能有参考价值。摩洛哥的马拉喀什老城保持着传统的韵味,狭窄而蜿蜒的街道两侧有高达四层的生土建筑,旅游者通过酒店、工艺品店和餐厅等体验老城文化。当地的建筑多为历史建筑,采用传统的装饰与设计,但已经安装了现代化的生活设施,有舒适的居住条件。西班牙的科尔多瓦老城中心区布满了生土建筑和窄巷,大量的历史建筑经过修缮具有了现代化的生活条件,用于多种用途,包括居住、商店和酒店。不丹的廷布是不丹王国的首都,巴罗是廷布附近的小城。它们的建筑特色、空间布局与喀什老城较为接近。不丹王国政府制定了传统建筑风格守则,并培训了各类工匠。以上三国四城,现在均为享誉卓著的高端旅游胜地,以前也曾经面临过部分与喀什目前类似的困难。

关于生土建筑结构的改善:喀什老城的生土建筑应当进行结构性改善;维护恰当的生土建筑,其寿命可长达千年;安全性、舒适性、美学和文化价值,应当依次是生土建筑修缮和维护的主要考虑因素。修缮和维护工程开始前应当充分评估建筑的历史、结构以及未来用途,并提出解决问题的可行方案;评估工作应当由称职的工程师承担。提高生土建筑抗震性的最简单办法,是确保相互垂直相连的两壁(顶)之间连接部位牢固,在墙外覆以加固网也是较好的方式。加固网的材料可以是钢,也可以是聚丙烯。户外供水、供电、下水及卫生设施的安装和升级,会有效减少建筑的日常损坏;生土建筑区域,建筑与街道较为接近一体。修缮和维护老的生土建筑,能够保持和提升老城的价值;对老建筑拆毁后模仿重建,会大大降低当地的吸引力。

关于建筑密度和居民人口密度的调控:喀什老城清真寺、市场、民居的紧密依赖关系,以及居民的紧密依赖关系,是当地文化特性使然,也与经济方式有关。考量降低建筑密度和居民人口密度的主要依据,应当只是安全因素。降低建筑密度,需要重视小建筑和小居室的保留;大建筑重在提供室内空间,小建筑更能反映生活情趣。降低居民人口密度,需要重视工匠、传统商业者和世居者的保留;政策性补贴能够避免老街区人口的异化。

关于交通管理:交通规划应考虑多种功能的平衡,包括服务居民,服务游客,货运,救援车辆通行,垃圾清运和其他市政服务,停车。应当始终保持“人的体量”,保持人行道的连续性,坚决避免出现大片停车场,旅游大巴应当在历史街区外的指定地点下客。老城内的街道,应当视为场所,是目的地,而不是单纯的“通过”设施;街道环境的设计,应当使行人感觉安静,使司机感觉路窄;安静使行人乐于步行,路窄使司机自然减速。步行、骑车和畜力车,应当是老城内的主要交通方式;机动车应当通过可变的方式被限制。大部分机动车应当被引导至少数交通容量较高的道路行驶;更多街道空间应当用于行人、商业活动和服务。老城内应杜绝过境交通;交通规划要为机动车绕行提供支持。

关于文化产业:传统手工艺品、传统艺术、传统民俗活动、文化旅游,可能是当地文化产业的主要领域。为选择文化产业内容,应当了解当地居民的基本意愿,包括对现有文化产业的兴趣,日常生活对传统民俗活动的依赖等。为制定文化产业政策,应当了解当地传统手工艺人和表演者面临的困难,包括产品设计和信息、商业计划、营销能力、信贷支持、合作伙伴等。建立手工业者协会等组织,通过微贷款方法扶持小企业发展,根据市场定位提高传统工艺技能,支持创新保持艺术活力,举办艺术节等文化活动,能够催化文化产业发展。为使喀什老城适应高端旅游市场需求,喀什市内应当有小型的与环境景观协调的五星级酒店。应当为喀什老城创造一个品牌,并保证这个品牌的优秀度和可靠性。这个品牌应当代表着原汁原味的文化体验、艺术表演和手工艺产品。文化产业需要调查和规划;调查和规划工作应当由国际专家承担,以满足国际市场需要。美国的圣达菲,可能对喀什发展文化产业有特殊参考价值。

喀什老城的保护和发展,没有单一的模式和标准可供借鉴、度量。然而,权利、资源、创造力,是少数民族文化的三个要素,也应当是把控喀什老城保护和发展基本方向的三个原点。少数民族居民的文化权利要保障,少数民族文化固有的无穷资源要挖掘,少数民族独特价值体系和审美方式孕育出的创造力要发挥。在这些方面,喀什老城可以做和需要做的事情,真的是太多了!

The Old Town of Kashgar maintained its configuration from before the 17th century, with many buildings older than 400 years. Its preservations face difficulties such as disorderly real estate development, over development of tourism, the emigration of locals, poor infrastructure, weak awareness on cultural protection, and the misconduct of officials. CHP united the locals, media and experts to increase the protection of the Old Town of Kashg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