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冬季,CHP的一群志愿者在四川省汶川县的羌族村寨阿尔村忙碌着,他们正在实施“阿尔羌文化保护”项目。汶川大地震造成的极为严酷的现实,使CHP在制定“阿尔羌文化保护”项目计划时,虽然有对年久失修的祭祀台进行整修的内容,但仍然不敢具体涉及当地的节庆活动内容。羌历年,是羌族最为重要的传统节日。羌民族在新年期间要感恩收获,请神还愿,企盼来年风调雨顺,并议定新一年的村规民约等。由于多种原因,羌族村寨举办集体性羌历年活动,已经极为罕见。志愿者们选择11月中旬进驻阿尔村,实际是有点希望能够帮着促进羌历年活动的恢复。

临近羌历年了。志愿者们仰望着毫无停顿迹象的漫天大雪,犹豫地向一些村民提起了“过年”的话题。可能是在巨大灾难面前村民们更加需要向苍天倾诉、与祖先交流,也可能正在实施的“阿尔羌文化保护”项目使村民们更加相信羌文化的神奇和伟大,志愿者们的犹豫成为了多余。阿尔村白家夺组和巴夺组的村民对恢复羌历年活动的热情尤为高昂。白家夺组的村民明确提出应当在由于地震而成为废墟的老寨子举办羌历新年活动;巴夺组的组长朱光跃则兴奋地告诉志愿者:“我只是试探性地问了一下,这个羌历年我们搞不搞?结果大家都很踊跃,说要搞,为啥不搞!我们巴夺68户,每户出50元钱,把这个羌历年好好地办起来。”

据村民朱金龙、余世荣、余正国三位释比介绍,羌历年有一套完整的程序:“农历的十月初一,是羌历新年。农历九月初九,大家要开始准备煮重阳酒、酿造咂酒。农历九月二十日,要召开专门的羌历年会议,大家讨论、安排过羌历年需要的人力和物资,比如羊、鸡、柴火、杉杆等。农历九月的最后一天,大家要在庙里坐愿,为还愿做准备。坐愿前,释比要准备好太阳馍、月亮馍、刀头、敬酒、白纸旗,下午在上庙前开始请神。准备上庙时,释比要在寨前念经请神、请寨主,并给各位神灵分羊。到了庙前,要再次请神、请寨主,给各位神灵分羊,并要确定神灵要的是否就是分到的那只羊。释比手摇法器,念经,给羊的耳朵里洒点水,如果羊抖动了,就表示神灵已经领到了这只羊。上庙时,由释比念经、敲羊皮鼓,牵着羊,把所有祭祀用品带上庙。到庙后,释比要请各方神灵,念经,还愿,杀羊。之后,释比用白面做出各种害兽和益兽,如猫、狗、野猪、老熊、乌鸦、老鹰等,念完经后,用法刀杀掉白面做出的各种害兽,并将它们关在庙前的洞穴里,留下益兽守在洞穴门口。所有法事活动做完后,有专人鸣枪,通知全寨各家各户可以吃饭。如果没有听到枪声,大家是不可以吃饭的。接着,释比开始在庙上念经祈福还愿,直到天亮。天亮后,释比老人开始在庙里给全寨男女念经祈福,并给被宰杀的羊念经祈福。此后,寨里的新生儿女也要被抱到庙前请释比念经,告知神灵,让神灵保佑寨里的新生儿女。释比老人还要为全寨的小男孩系上吉祥带。十月初一的其余时间,是由村民讨论定出新的村规民约,公推第二年的羌历年会长,并由全寨村民分吃羊肉,共庆羌历新年。在完成全部仪式后,人们可以下庙了,结束羌历年这个节日。”

显然,地震、雪灾,加之“阿尔羌文化保护”项目启动较晚,严格按照上述程序开展羌历年活动已无可能。然而,热情高昂的村民们还是在条件允许的范围内过了一个心满意足的“风雪羌历年”。11月21日-22日,农历十月初五、初六,阿尔最大的村寨巴夺组举办了羌历年。朱金龙、余世荣、余正国三位释比于20日晚从北京赶了回来。21日一大早,释比们就忙活开了,做太阳馍馍、月亮馍馍、准备旗帜、猴皮帽、羊皮鼓、请出“张三爷”等。一切准备就绪,村民们跟着释比上庙、请神、敬神、敲鼓唱经、献羊、杀羊、煮羊、分食等等,活动一直持续到了第二天的中午。尽管大多数农户遭受了雪灾,尽管有很多人的新房没有建好还住在过渡帐篷里,但这样一个凝聚团结的氛围足以给巴夺人带来很多安慰。11月18日,农历十月初二,白家夺组也举办了羌历年。早晨十点多,村民们顶着鹅毛大雪,带着羌历年活动所需物品,朝着白家夺废墟上的庙基进发。由于大雪太厚太急,人们只能排成一字艰难前行。在庙基废墟上,80多岁的余明龙释比主持了祭祀仪式,村民杀鸡宰羊,点香燃蜡。雪越下越大,天越来越冷,导致白家夺无法按照传统举行羌历年的一整套仪式。在现场,志愿者们望着燃起的高高柴堆,听着老释比敲着羊皮鼓开始唱起神秘的经文,老人沧桑的脸和同样沧桑的声音,在厚重的羊皮鼓声中显得如此庄重、威严,志愿者们心中满是圣洁。

Due to many reasons, celebration of the Qiang New Year has been rare in recent years. In the winter of 2009, CHP volunteers were conducting a cultural protection project in Aer Village as a result of the Wenchuan Earthquake, whose disaster presented an opportunity for the Qiang people to carry out the festival to wish for good fortunes in the upcoming y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