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新西兰国际发展署和新西兰驻华使馆资助,CHP于2010年4月至2011年3月在云南省孟连县实施了“孟连手工编织振兴”项目。这个项目的目的,是探索一种方法,使孟连傣族地区独特的手工编织技艺得到振兴,并使参与振兴技艺的当地傣族居民得到收益。考虑到傣、泰文化传统的关联性,以及泰国在传统编织技艺振兴方面的成功经验,CHP邀请泰国朋友Turdsak以顾问身份全程参与了这个项目。Turdsak对东南亚地区的手工编织技艺有广泛和深入的了解,也在老挝和泰国北部的一些村庄开展过类似项目,他甚至能够区别思茅地区不同县、乡的手工编织工艺。

作为项目实施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阶段,CHP对当地相关情况开展了调研。CHP了解到:当地大多数妇女都会编织,最常见的编织工艺是十字绣和菱形绣。十字绣是近年兴起的简单工艺,在年轻人中很流行。菱形绣工艺复杂并耗时较多,大约有6位艺人精通菱形绣,她们都是八十多岁或九十多岁的老人。对于编织,人们普遍不认为是“技艺”,也基本没有“培训”的概念。尽管精通菱形绣的艺人都年事已高且乐于传授技艺,愿意向老人学习的年轻人仍然极为罕见,因为“这不会使我们赚到更多的钱”。编织品大多样式简单,如单肩布包、传统包裹、床单等,所有工序由一人独自完成。这些编织品价格低廉,有部分游客愿意购买。政府机构也会定制部分编织品,作为给访客的礼物。CHP进一步了解到:当地博物馆藏有历代编织品,这些藏品表明傣族手工编织不仅有久远的历史,高超的技艺,也有非常独特的审美体系。当地官员和手工艺人对振兴传统编织技艺,有较高兴趣并愿意积极参与。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也认可这样的观点:原料、染料和设计的改进,能够提高产品的品质;现代管理方法的运用,有助于振兴手工编织技艺。许多当地人认为,手工编织只是当地日常生活中的消遣内容,如果能够通过振兴传统技艺获利则当然是件好事。也有几位当地企业家主动约谈CHP,希望共同投资设立手工编织企业。

在调研基础上,CHP确定以下几点为项目优先考虑的工作内容:

一、建立适当的组织形式。项目虽然为期仅一年,但CHP希望能够为这项显然需要长期规范管理和发展的事业建立起恰当的组织形式。首先,它应当是法人,在社会事务和经济事务中能够独立发挥作用,承担法律责任;第二,它应当是非营利组织,它可以并且需要赚钱,但它赚的钱应当用于组织发展而不是给投资者分红;第三,它应当使组织的成员(主要是当地居民)有较大的自主权,能够参与生产管理和组织管理。CHP非常幸运,因为当地官员和手工艺人完全认同CHP的上述基本考虑。2010年7月,孟连县民政局核发了“孟连民族民间工艺传承协会”的许可证。虽然协会的首批会员人数较少,但CHP确信在现有法律体系和社会发展阶段,“协会”无疑是振兴手工编织技艺最恰当的组织形式。在明确了协会内部管理体系后,CHP向该协会注入了资金,用以在当地实施“孟连手工编织振兴”项目。在法律上,CHP与“孟连民族民间工艺传承协会”没有任何关系。帮助建立这个协会,只是CHP在孟连实施“孟连手工编织振兴”项目的产出之一。将来,如果孟连出现了许多专门从事手工编织的农户,当地则应当建立“农民专业合作社”,与这个“协会”并存。当然,这是后话了。

二、制作大型织布机与梳子,掌握染色方法,选购好棉线。当地流行的织布机面宽仅15厘米,只适合制作小型简单的织品。为增加产品种类,提高产品档次,协会于2010年8月制作了12套面宽为80厘米的织布机及其配套梳子。以往,大家为图方便都是采购成品涤纶线进行编织。成品涤纶线虽方便采购且价格低廉,却只有少数几种明亮晃眼的颜色。如果自己学会染色,便可大大拓宽织物可选颜色的范围。Turdsak真是专家。他用短短几天的时间,就向大家教会了如何染出丰富、柔和、自然且略有古意的色调。掌握了染色方法后,能否选购好棉线就是十分重要的问题了。当地商铺里常见的线团,要么是涤纶线,要么是棉线质量太次。泰国清迈有高质量的棉线,但运到孟连则会很大提高织品的成本。通过走访许多市场,与无数商贩沟通,协会终于惊喜地在一个市场角落发现了一种温州制造的丝光棉线,它的光泽度和质感都与泰国清迈的高级棉线非常相似。

三、培训、实验与市场调查。2010年9月,由Turdsak和当地几位年长手工艺人担纲导师的编织培训活动开始了。孟连土司府宽敞的大厅里整齐摆放着新制造的大型织布机,每台织布机围坐着几位协会的年轻会员。大家对Turdsak介绍的复杂花式和色调感觉很生疏,但一起学习和探索的兴致却非常高。9-10月的培训与实验,表明会员们掌握复杂工艺并不困难,最大的困难在于如何提高生产效率。按照Turdsak的估算,会员们在掌握了新工艺新方法后完成的工作量,与泰国、老挝、马来西亚等地织工相比,只是他们工作量的一半!如何解释这种令人尴尬的现实?会员们的回答是坦诚的:我们领取了协会发的培训补助费,所以我们能够花许多时间来参加培训;我们不知道这些产品能够卖多少钱,所以我们不会把全部精力投入在编织上;手工编织只是我们日常生活中的消遣内容,现在还不习惯像上班一样地做这件事情。CHP理解会员们的想法。当然,CHP也明确向协会的所有会员指出:生产效率低下,产品就没有市场竞争力;产品没有市场竞争力,所谓的振兴手工编织就是一句空话。9-10月的培训与实验,除了发现生产效率应当明显提高,产品质量也应当保持稳定并不断提高。10月中下旬,CHP邀请专家在思茅、昆明、北京等地做了手工编织品的市场调查。调查表明,如果在设计、原料和质量方面严格把控,协会的产品会有不错的高端市场;如果通过完善管理提高生产效率,协会的产品也能够满足部分旅游市场和公务接待的需要。CHP将市场调查的情况,原原本本地向协会会员做了非常具体的介绍。

四、成本分析、价格确定、产品营销。协会会员们了解了市场情况,也对自己的生产效率和编织质量有了清晰的认识后,协会的工作似乎进入了一个比较理想和理性的阶段。依靠协会的资金支撑,会员们不仅制作完成了Turdsak设计的产品,也自行设计完成了多种产品。当协会兴奋地通报已经有18种织品可以交付出售,CHP与协会开始就一些“生意”问题进行了讨论。比如,我们共同对成本进行了分析。协会购买棉线和染料,有清晰的支出凭证。织布前的准备工作(包括洗线、捻线和绕线),需要3-4位会员花费2天时间共同完成。一位较为熟练的会员用一个小时能织出2厘米长的织品,即一块2米长的织品需要一名会员花费100个小时。如果她一天能够认真工作5个小时,则20天才能够完成一块织品。时间成本,加上管理成本和原料成本,会员们基本上对产品的成本有了较为完整的概念。结合市场调查的情况以及会员们对自己收入的预判,协会对已有的18种产品进行了定价。在产品营销方面,CHP也与协会共同努力,想出了一些具体的办法。比如,通过影像记录编织全过程,使购买者了解产品的复杂过程和丰富的人文内涵;用当地手工纸、竹盒等作为包装用品,以增加产品的地域特点;会员手书并签名的工艺介绍,也使产品增加了亲和力。CHP还在北京雍和宫地区举办了协会产品展销活动,并与国际最权威的学者合作,在国际最权威的刊物上发表封面文章推介“孟连民族民间工艺传承协会”及其产品。

短短一年的项目期很快就过去了。CHP不断能够接到“孟连民族民间工艺传承协会”传来的好消息,比如,协会相继得到了县、地区、省有关部门颁发的荣誉称号,协会的收入和会员的收入有了很大提高,等等。然而,CHP重点关注的问题很少得到明确答复,比如,产品设计如何改进?质量管控如何有效?品牌问题如何解决?协会管理如何更加规范?等等。CHP知道,要求回答这些问题有些勉为其难,但是思考和解决这些问题又是何等重要。“孟连手工编织振兴”项目,为期一年,太短了。如果为期3年,这些问题可能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得到解决。

这个为期一年的短项目,能够取得一点收获,离不开Turdsak和吕蕾的贡献。许多次,Turdsak往返于泰国的清迈和中国的孟连,乐此不疲。看到他用傣、泰基本相通的传统方言与孟连年长的手工艺人亲热交流,我们很开心很欣慰。当地艺人最信赖的人,不是其他人,而是Turdsak!吕蕾无疑是80后最为“又红又专”的杰出女性。她满腔热情投身CHP的事业,也在孟连的乡村与当地艺人情同手足。没有吕蕾,CHP就不会有一段极为灿烂的时光;没有吕蕾,“孟连手工编织振兴”项目的许多亮点也就不复存在。

Supported by New Zealand, in 2010-2011 CHP’s project revived the hand-knitting of the Dai minority at Menglian by forming a cooperative, modernizing dyeing technique, enhancing production and productivity through research and training.